風起雲颺

如果有機會重溫生命中的某一段歷程,你會選擇回到哪個階段?我想,我將帶著滿溢的幸福與微笑,走回那段綠衣黑裙的高中歲月……

手邊幾本滿載文字與回憶的高中校刊,是我最值得珍藏的寶物;對於綠苑的眷戀,始終是與編輯社劃上等號的。


偌大的編輯社裡,數張略顯凌亂的工作桌上,擺著幾株萬年青或一小束瑪格麗特;四散各處的,則是手工排版時代不可或缺的切割版、美工刀及成疊的稿紙;幾個擺滿各校校刊、文學書籍和字典的大書櫃,始終靜立在屋內一角。

習慣一早來到學校,直奔社裡,享受第一堂課開始前的幽靜時光;喜歡在那陽光微醺的午後,相偕到後門的大西洋冰城吃綠豆沙和滷味;偶爾我們會倚在清晨或黃昏的廊邊,靜靜望著操場上辛苦操練的樂儀隊同學,她們專注、認真的神情,總讓人動容;平常不參加升旗的我們,會在跳土風舞的早晨,溜進舞動的行列,跳起獨屬中女人的輕快旋律……

一直一直惦著的,是那陽光暖暖的午後,或單獨一人,或三三兩兩,窩在社裡,聽著音樂,在社誌上塗鴉,翻閱圖書,或是做著難解的數學習題,背背永遠念不完的英文。那一年,我們許下一個夢想,等我們長大、變老後,要找一間屋子,收藏大家珍愛的書,那是我們共同的書房,也是編輯社的延續……

在做專欄、趕稿的過程中,常有滿溢出來的感動。透過一股小小的文字力量,我們開啟了課業之外的寬廣視野。我們走進舞台劇、台灣文學、後現代詩的世界;我們探討雛妓問題、原住民教育問題;我們走訪作家、藝術家的心靈世界……生活中有著屬於小情小愛的嗔喜怒悲,然而我們也擁有屬於十七歲的豪情壯志,救國救世的情懷始終迴盪在心中。大人的世界是那樣遙不可及,我們只是堅定地用自己的方式,表達對世界的關懷與期待。

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,鳳凰花已轉紅三回,我們就要揮手告別這段青衫歲月。彷彿仍是第一眼望穿校園,初次走進綠苑的我,被校園的小,懊惱得想哭。然而三年下來,卻也走出一片無限寬廣的天地。一路行來,總是伴隨著好風好日;從編輯社窗戶望出去,永遠是一片風清氣爽的天空。

記憶中,矮舊的進德樓外,那走過漫漫歲月的欖仁樹挺立依舊;屬於編輯社的故事,則是屆屆相傳,以其獨特的步調,細訴每一段屬於年少歲月的故事……

——
(請病假在家 同事來電提醒要寫同仁專書的稿 於是今晚乖乖地把稿子生出來)

 

 

 

 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  1. 總覺得,自己是把那段歲月安置在的不再翻閱角落裡,<br />
    一如那幾本校刊、與年輕時的日記,<br />
    一直被我疊放在客廳的櫃子裡~~<br />
    整齊堆疊之外、還鋪上了溫暖色調的格子布<br />
    然後順理成章的成為我的電話櫃…<br />
    <br />
    看來,你不是太閒、就是生活太安靜了…

  2. 雖然這一切跟現實生活都不再相關<br />
    但是回味起來<br />
    就覺得很幸福<br />
    <br />
    或許回憶總是美好的成分居多吧!<br />
    <br />
    生活沒有太閒<br />
    也沒有太安靜<br />
    還算剛剛好<br />
    <br />
    好好地過著現在的生活<br />
    將來也是幸福的回憶

  3. 唉啊<br />
    這篇文章,真是勾起我的高中回憶。<br />
    我也一樣不用升旗,吃中飯也在社辦吃,下午放學也是窩在社辦,<br />
    等到夕陽西下,趕六點十分的公車…<br />
    每每總覺得那團人,包括自己,是學校最最上道的人,年輕無拘的<br />
    自負吧..編輯社<br />
    當然,那三年,也是本人展開為期最長的暗戀。<br />
    哈哈,清澀的年少啊<br />

  4. 懂得過生活的人,擁有的是心情步調上的閒適<br />
    <br />
    忙,應該只是階段性的手段,是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,不是什麼值<br />
    得鼓勵的事呀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
留言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