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【風起雲颺】

回家翻閱以前的東西,看到高二時參與的那兩本校刊。

裡面除了每個編輯製作的專欄外,還有學生投稿的小說、新詩、散文、論述、極短篇,每個類別都有一個響亮的名稱,印象最深刻的是極短篇,名為「震懾」,最有個人味道的則是那僅佔兩頁篇幅,每人寫兩句的編後語,我們稱之為「風起雲颺」。


簡媜說:幾乎每個當編輯的人,學生時代都曾經歷過編輯校刊的生活。

或許,這也算得上是我編輯生涯的起點。

記得高一時進社沒多久,曾經天真無邪地問當時的社長R,以後如果想從事編輯工作,要怎麼準備?她好笑地看著我說,我們應該沒有人會真的把這當工作吧?我說,是喔?

時光飛逝,出社會後,身邊的社胞果真沒有人把編輯當工作—-除了當時對話的這兩個人。

我,目前窩在出版社當編輯,前途渺茫;R,據說跳入火坑,和朋友開了一家出版社。

相連文章